位置: 歌谱收藏站 >> 剧本库 >> 小品剧本 >> 搞笑小品剧本 >> 正文
喜剧小品:接狗
作者:佚名   来源:不详   更新日期:2013-7-24   浏览次数:

接狗
(选择喜剧小说《官场阿凡提》部分内容改编)
 
乡长王三丰:(男,拟请赵本山或赵的模仿者出演,以下简称赵。)
县政府秘书:(女,拟请宋丹丹或宋的模仿者出演,以下简称宋。)
 
赵:(挠着头从左上场)哎,倒霉!白县长娶了个黑老婆,养了条狗叫“蒜泥”,也不知他是二郎神下凡,还是放羊的出世,下乡视查还带着狗。带狗也还罢了,吃喝拉撒咱和县长一样对待,倒也不难伺候,可谁知狗肚子里装不住酥油,一路上大鱼大肉吃多了,它又不喝酒,弄得直拉稀,县长怕弄脏了他的宝贝车,交给乡上治病、伺候,好不容易……(左右看看没人)……这事可不能让县长知道,我把狗日的拴后院三天没给吃的,它还拉个屁!
宋:(从右上场)县长狗拉稀,秘书遭大罪。县长太太怕宠物受屈,要亲自来接回去,咱这小秘书先来头前开路,遇水架桥,顺便检查接待准备工作做得咋样,替第一夫人打先锋,你说倒霉不倒霉!——我这一肚子气啊,不找个出气筒撒撒,憋坏了谁赔咱青春损失费!——看到赵本山了——出气筒来了!
赵:哎呀,宋大秘书来了,您……
宋:(打断)王乡长,别“您”了,脖子拧坏了可没人赔。县长太太的狗怎么样了?
赵:你是说蒜泥?
宋:什么蒜泥,人家叫狻猊,一种猛兽。——没文化!
赵:我是没文化,农村人么,祖祖辈辈只知道狗能看家护院、看羊守圈,现在才知道狗还能当老爷。
宋:什么?狗当老爷?
赵:哦,不是老爷,是公仆。
宋:(正色,向观众告白)看来这位还没搞清楚,那是县长太太的狗,不是县长的。唉,可怜见的,县长是个怕老婆,他姓白,人却长得黑不留球的,娶了个年轻媳妇,姓黑,人却长得白嫩白嫩的。这一娶来,麻烦了,过去的白县长,现在成了白皮黑心,明里县上的事儿他做主,实际夫人要做他的主。不仅他家里麻烦,县政府也跟着麻烦,这位姓黑的白夫人不仅要当县长的家,还要当县政府的家,我们这些当秘书的,都成了她的下人。养了条狗,还时不时地让县长带着到乡下散心,县长的形象,(背指赵)也叫狗给败坏了。(转向赵)王乡长,你胡说什么呢?狗就是狗,怎么是公仆了?它至多也就是个公仆太太……(话未完,忙捂住嘴,悄向观众)哎呀妈呀,我这嘴,不惹事儿嘛!
赵:(向观众)她说漏嘴了,我也明白了,早就听说县长惧内,看来这狗果真是县长太太的。(向宋,故意打掩护)宋秘书,你刚才说啥狗是公母胎,我咋没听明白?
宋:(松口气)幸亏这位的耳朵不好使!(向赵)没听明白那是你耳朵不好,是公是母咱不管它了,言归正传,县长太太的狗怎么样了?
赵:狗不是县长的,是县长太太的?
宋:那还有假么!
赵:哦,这我就可以松口气了。
宋:啥——,松口气?王乡长,我可告诉你,当我说县长的狗时,那是黄牌,让你注意,当我说县长太太的狗时,那是红牌,严重警告,弄不好你就得被罚下场,——你还松口气!
赵:哦,县长太太比县长还厉害?
宋:废话!人形容厉害时为啥都说“母老虎”,咋不说“公老虎”!
赵:(向观众)明白咧,母老虎养了只公狼狗,儿子吃羊,它妈弄不好得吃乡长。
宋:叨咕啥呢?别叨咕了,谈正事吧,我可告诉你,县长太太要亲自来接,你可弄清楚了!
赵:这红牌要来,我这乡长是不是就该下场咧?
宋:(一呃)呃——,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,表现好还可以留任嘛。我先问你,狗怎么样了?
赵:(陪笑)告宋秘书,狗——,狗好了。
宋:真好了?
赵:真好了!我从来不说假话。要骗你,你是县政府秘书,下次下文件时,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写。
宋:好,一言为定!狗要没好……,(突然醒悟)——慢慢慢,你叫“王三丰”,倒过来还是“王三丰”!——你耍我呀!
赵:(陪笑)我哪儿敢呀,你是县政府的大秘书,我一个小乡长哪敢耍你呀!
宋: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小秘书拿你大乡长没办法?我可告诉你,我身后可站着县长太太!
赵:那是那是!红牌母老虎,谁不害怕!
宋:别扯淡了,狗真不拉稀了?
赵:真不拉稀了,现在只拉卫生屎。
宋:(疑惑)什么“卫生屎”?
赵:(掩饰),啊,卫生屎么,就是……就是……就是它虽然拉的是狗屎,可是没有形状没有颜色也没有味道你既看不见也闻不到。
宋:(疑惑)你们给狗吃的啥,怎么拉起“卫生屎”来了?
赵:我们给它吃的……吃的……当然是好东西了,天上有,地下无!人类社会第一宝,就是美国总统布什也时时刻刻离不开的东西!——你想啊,拿红牌的县长太太的宠物,我们能给它吃一般东西嘛!
宋:到底是啥,我能看看吗?也让我见识见识。
赵:哎哎哎,那不行,这玩艺儿看不见。
宋:看不见?该不是空气吧?
赵:不是,不是!县长太太的狗,怎么能……,(一转念)哎,对了,就是空气!你没看过电视新闻吗,那些个总统呀,国王呀,明星呀,什么乌龟王八蛋动不动就吸氧,吸一阵儿好多钱哪,咱就给那“蒜泥”吸的氧!
宋:你们这穷山沟,改革开放了才吃饱肚子,有那设备吗?
赵:怎么没有,人人带着俩哪!
宋:人人带着俩啥?
赵:俩吸氧机。
宋:哦,你们山口村人人都带着两个吸气机?——那你的呢,我看看。
赵:(摸一下鼻子,嘴里打呜噜)你不也有俩么,干啥非要看我的。
宋:哦,——鼻孔呀?
赵:对,狗也带俩!
宋:(没忍住噗哧一声,忙转过身,背白)人说这个王三丰是个“废话艺术家”,专会捉弄那些心术不正搞歪门邪道的领导,今儿我好好鼓捣鼓捣,让他捉弄捉弄我们那县长太太,——太气人了!不过,我还不能让他看出来我对县长太太有意见!(转身对赵)哦,王乡长,我明白了,你是让县长太太的狗呼吸你们乡间的新鲜空气,这有利于身体健康,我理解,算你有孝心,这一页就算揭过了。下面,我想知道你们准备怎样接待县长太太?——她可是咱们县有名的干净女人,县长进她房间也得洗好几遍澡,刷好几次牙,嘴里不含点蜂蜜都不让近身。你们准备给她吃什么,喝什么?哪儿住?茅房洗涮干净了没有?
赵:(假装讨好地笑)宋秘书明鉴,我们乡是比较穷,虽然老百姓刚刚吃饱肚子,但我们接待县长太太的规格一点都不能低!你想,天下第一干净人,撒尿都是香水,满肚子的香肠,天大地大,没有县长太太的面子大;爹亲娘亲,没有县长太太的屁股囿,我们敢不好好接待么!
宋:你还想亲县长太太的屁股呀,倒是够马屁精的昂!
赵:(慌忙摇手)不不不,那不能亲,造粪的机器,狗亲去吧!
宋:那你说县长太太的屁股怎么啦?是个什么字儿呀?
赵:呃——,你别误会,当然不是方框里边一个“有”字的那个“囿”,那是厕所,不可能用在县长太太身上,而是,而是,
宋:“尔是”个什么字?
赵:是,是,是,宋秘书,您也知道,我文化低,好多字儿都不认识,你这么逼我,我哪儿说得清啊!
宋:(转身偷笑)他也有尿急了找不着厕所的时候!(又转身面对赵)你都说不清,那叫我怎么给县长和县长太太汇报呀?
赵:宋秘书,这事儿还请您多包涵,不要汇报,你想,县长和太太日理万机,多忙呀,特别是县长太太,不仅县长的万机她都要理,还外带着理县长,她是万机加一地忙,你拿这些屁事去打搅…

[1] [2] [3] 下一页

  • 上一部剧本:
  • 下一部剧本:
  • 栏 目 导 航
     搞笑小品剧本  情感生活剧本
     英语小品剧本  校园小品剧本
     名家小品剧本  话剧小品剧本
     音乐小品剧本  其他小品剧本
    专 题 栏 目
     三人小品剧本   四人小品剧本
     五人小品剧本   六人小品剧本
     七人小品剧本   八人小品剧本
     九人小品剧本   赵本山剧本集
     马季相声全集   郭德纲相声集
     中秋小品剧本   小学校园剧本
     中学校园剧本   大学校园剧本
     英语校园剧本   军营小品剧本
     春节小品剧本   元旦小品剧本
     国庆节目剧本   心理剧剧本集
    最 新 更 新
    最 新 热 门